Friday, October 24, 2008

今天星期五

一夜无眠。小恙初愈。慵懒地起了床,才想起今早约了G大学的老师吃早餐。匆匆赶到Midtown, 摇摇晃晃得一个人走在城市的街头,面带微笑,迎着林立高楼中升起的朝阳......

相谈甚欢,也许过阵子去那边做个talk,顺便逛逛我喜欢的Freer Gallery. 分手时还兴致昂扬,回到办公室才发觉一夜无眠之后是如此的疲惫。索性今天不做事了,随手写写字吧。


一 火车

上周六坐了一个小时的火车,晃晃悠悠得到了新泽西中部。坐火车的感觉真好,仿佛又回到了今年夏天乘着德国、荷兰、比利时、法国的火车在欧洲兜兜转的日子。

坐火车的美妙之一是,不必费心做选择。上了车,就只有一条单行轨道,目的地是明确的, 不需要做选择,也不能够做选择。 没有选择的生活,有时是简单而快乐的。

坐火车的好处之二是,不必牵挂时间。早到也罢,晚点也好,都不是你能控制的。焦虑忧愁都于事无补。所以我在火车上总是踏踏实实的:下了火车见什么人做什么事,那是以后的事;现在我可以什么都不想,也可以海阔天空地胡思乱想。我的许多机灵古怪的小主意,小快乐都是在完全放松的遐想中得到的。有时候,有些事严肃认真地去想,反而什么也想不出来的;有些话一本正经地去说,反而失了情意。

二 眼睛

去新泽西是为了看望镎姐的女儿。柚柚一百天了,眼睛又大又亮。

为什么小孩子的眼睛总是清澈如水,而大人的眼睛却含了许多读不懂的东西?

Most people ever have a fresh, eager, curious mind. But why does the mind deteriorate, become old, heavy, and dull?


三 风铃

火车早到了15分钟,镎姐还没到。我沿着站台走来走去,突然听到一阵铃声。寻音而去,便看到了一幢小房子和门前的风铃。风吹过,又是一串铃声。

你可曾留意那些屋檐下的风铃弄出的声音?你听的是什么呢?是铃声,还是铃声空隙的安静?如果没有那安静,还会有铃声吗?也许正是因为那片刻的寂静,铃声才有如此的穿透力,如此的清晰。

记得我以前禅修的时候,老师曾说, "It's important to have space in the mind." 也许内心有了空间,思维有了空间,才能发现那些普通事物的美好。心思太多的人,是无法觉察这些美丽的。


.

1 comment:

Shuguang said...

竟然病了,cft&momo